中日排球情缘难分割 大松博文打下中国女排根基

  中国排球和日本排球的关系很有意思。每年的亚锦赛、奥运会预选赛,日本都是我们的最大对手,两队之间互有胜负,似乎也是死对头。然而,从民间交往和排球历史发展来看,中日排球又有着割不开的情谊和缘分。这份浓厚的排球情陪伴着两国排球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半个世纪。

  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排球水平还处于比较低的阶段。当时,日本是我们的最佳学习对象,1965年4月21日至5月23日,经周总理批准,中国排协邀请日本大松博文教练来华,协助中国队训练。在这一个月当中,平均每次训练课5小时。大松教练用了130多种方法,重点训练防守,也练了扣、拦、调及二传、发球等全面技术。虽然因为时间较短,战术配合练得比较少,但是大松博文的这段训练仍然为中国女排日后的崛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即便在时期,中日两国的排球交流仍旧没有停止,虽然此时互访一类的活动已经难以像此前那样频繁,而且国内的排球经费非常紧张,但是中日之间依然保持了良好的民间交流。1972年借中国队访日之机,国家体委排球处派专人对日本青少年训练现状进行了考察,取得了日本排球在基础训练方面的第一手材料。这也为文革结束后中国排球的重新奋起奠定了理论基础,而且对后备人才培养和排球的可持续发展做了理论上的准备。

  文革结束后,中日排球有了更进一步的交流,1977年和1981年,国家体委组织了国内排球甲级联赛前几名的教练员赴日本对世界杯进行调查研究。进入上世纪80年代,中国女排和中国男排双双崛起,而日本队实力则有所下滑。有意思的是,此时,日本的一部电视剧《排球女将》成为中日两国排球更好的交流纽带,漂亮可人的小鹿纯子不仅迷倒了日本的芸芸众生,在日本掀起一股排球热,在电视剧传到中国后,更是以坚韧的拼搏精神激励了无数国人,让很多中国人也迷上了排球,尤其是很多女孩。当时,中国的文化产业远没有日本发达,这部励志日剧成为当时年轻人最为追捧的电视剧之一,很多女孩还模仿小鹿纯子的发型创造出流行一时的“纯子头”。这部电视剧让人们更深刻地了解了日本排球,也促进了两国间排球的交流。

  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中国对运动员的管理开始放宽,很多运动员有了出国打球的机会,而他们的首选往往是日本,中国男排主力汪嘉伟就是这样到了日本。东丽排球队成为中国人最喜爱选择的队伍之一,汪嘉伟在上世纪90年代曾经担任过该俱乐部男队的主教练征战第一届V联赛。10年后,中国男子排球队的主攻张翔也在效力于东丽队的时候在一场比赛中打了144次重扣而创造了V联赛的一项纪录。现在的中国国家男子排球队主教练周建安也曾经是东丽队的一员。出生于北京,在什刹海体校上过学的排球教练程力均在1998年加盟东丽男子排球俱乐部,2006年作为教练率领东丽男排在日本全国排球锦标赛“黑鹫杯”上夺冠。而在日本女排V1联赛2008-2009赛季,效力于东丽女排的中国女排老将张越红帮助球队最终获得联赛冠军,张越红本人不仅荣膺联赛MVP,同时还入选了最佳阵容。

  正是因为多名球员曾打过日本联赛,所以日本球迷对中国排球也多了一份关注,由此也有了不少忠心耿耿的球迷。姐妹花长场美香和她的妹妹长场里香就是其中的代表,只要有中国男排的比赛,这两个球迷就一直跟随中国队南征北战,为了凑齐足够的费用和休假时间,她们也是费尽心机,甚至苦练中文。在中国,男排的关注度不高,所以这对日本姐妹算得上是中国男排的铁杆粉丝了。这样浓厚的情谊,正是中日排球友谊的最好说明。